现在的位置: 首页经纬方略>正文
遗失的美好
2012年01月29日 经纬方略 评论关闭

遗失的美好

 

在晨光的沐浴下,我们品尝完清晨第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后,便开始了新的一天。这一天正如我们计划中一般井然有序地进行着:亲人的一句叮咛,邻居的一声问候,同事的一个笑容,老板的一次赞誉,这样的生活似乎是多么的美好。然而我们往往在陶醉于先前如此的美好时却很早便遗忘了这人世间还有一种美好的东西,它正默默地等待着我们去呼唤,而它却聆听了这个世界几千年。这种遗失的美好便是文学。

于是文学是什么,我们早已对它的定义模糊殆尽。幸好《诗经》的第一篇给我们作了很好的注解:情动于中而形与色。也就是说,我们每天都会面对很多的人和事,我们会被感动,会情不自禁地流露出自己的想法和情怀。这样我们的文学心便开始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根弦,那里深藏着对诗歌,对艺术,对音乐的敏感和震荡,如果能用文字把心中的感受记录下来就成了文学,就可以在自己的专业之外加入对文学艺术的感受和欣赏,这就好像给自己加上一双可以自由飞翔的翅膀,就多了可以回转的空间。而现在我们要做的是静下心来细细地思考一下这遗失的美好——文学。

我们常常会感到孤独,你对别人不甚了解,也感到别人对你不甚了解,你觉得你和别人的许多交流都是表面的,浅层次的。这种孤独和陌生有时候会成为一种恐惧,让你觉得许多事情都包含着某种危险,你不能预测自己的未来,也不能预料一件事的后果。然而,当你对周围世界过分熟悉的时候,你又会感到憋闷、窒息、厌倦,因为人生总是受制于时间、空间及个人的具体条件。这时我们应该感谢世界上有一种我们似乎早已遗失的美好——文学。你生活在广州就未必知道生活在甘肃的体验,你生活在中国就未必知道生活在美国的体验,但是文学能扩展我们的经验和体验,能满足你对自己的了解,让你感受到自己感情最深处的波动。正如有句话: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交换之后我们还是一个苹果,但你有一种思想,我有一直思想,交换之后我们便有了两种思想。于是,我们会深刻地感觉到这个世界不再孤独,不再陌生。因为,你用内心最深处那股清泉与文学弘流进行了最完美的交汇。

因此,一个尽力去接触,去享受文学的人,他定能找到一个精神家园。这个家园远比你现实中的家园更广大,更多样,更浓缩,也更深刻,于是文学既是家园,又是一种境界。所以说我们需要通过这扇绿色通道的大门去享受文学,去思考文学,从而以精神的升华来达到人生的完美境界。然而,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充满了铜臭和硝烟的气息,唯有文学这方净土依旧完好如初,而我们需要做的是靠这方净土来播种下自己一粒智慧的种子,让它生根发芽,直至这个世界开满智慧的火花。

 

文学,一种人生的态度

 

上帝给了我们一份很棒的礼物,一个全新的1440分钟,全新的24小时,全新的一天——今天,而今天正是我们余生的第一天。我们以怎样的态度来接受这份美好的礼物,以怎样的态度度过人生的每一天,是值得我们深思熟虑的。其实,我觉得文学会告诉我们所需的人生态度,会引导我们。首先,它告诉我们审美的态度。我们对人生应该抱有时代的审美的态度­——既介入又超脱。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用审美的态度去观察人生,就是另一种景观,这时浮现在你眼前的都是美和善,这个时候你就能把大自然的美,社会的美和人生的美组成一个链条,你会感到是在一个美的世界里遨游。 人在从事的事业中,有困难,有挫折,有成功,有失败,曲曲弯弯,萦迴百折。用功利态度去看事业,人的情绪就千变万化,经常处于波动状态,时而喜,时而愁,时而欢呼,时而哀叹。操纵人的情绪的是得失进退。用审美的态度看事业,事业就是一首诗,这时候的得失进退都带着诗美的意义,得亦喜,失亦喜,进亦喜,退亦喜,它显露给人的是一个没有愁云浓雾的充满了自信的形象。苏轼的一生是跌荡起伏的一生,面对现实生活中的进退得失,他能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以一种诗意的、审美的人生态度来应对各种现实环境。其一生的审美人生态度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适意”。也就是说,超越事物本身的功过是非来思考,你会得到某种超脱,某种安宁,这就是审美的态度。而这些我们都需要不断地从文学之中索取。

 

文学心,一种人世间爱的情怀

 

冰心老人曾说:爱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的花香弥漫,是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落,却不觉悲凉。同样的,文学它也会毫不吝啬的给我们人世间爱的情怀-----文学心,世间情。有人也许会问,文学跟世间情有什么关系呢?它源于世间情给我留下的别样的回忆。大爱无声,却在心中响起温馨。盈盈月光下,母亲模糊的身影等待着我的回家;纷纷雪花中,父亲匆忙地为我披上暖厚的棉大衣;大爱无声,却在心中盈起充实,李白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让我悟出傲岸不羁;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使我懂得淡泊宁静;李清照的“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使我品出细腻心怀。走进冰心,领略她对母爱童真的赞美,心灵荡起涟漪;走进泰戈尔,品味他对人生的思考,心灵荡起哲思;走进雨果,感叹他对世界的控诉,心灵荡起正气。他们把自己的思索献给大众,给我们带来精神之花。他们的爱无声,我们的心却无声的充实。

是啊,你看到人世间开满的爱之花了吗?他们为我们而开放,却永远无声。所以说拥有一颗文学心,我们就会畅饮人世间的大爱情怀。

 

文学,也需要一种寂寞

 

古往今来的贤哲们大都看淡名利和物质享受,在他们眼里,知识。真理和名利宝贵如同熊掌和鱼,不可兼得。柏拉图就认为,学术的思考与人身体的需要是不相容的,身体的需要只追求,以及由此引起的各种纷争,矛盾,而它们正是学术思考的障碍。我国古代孔子也有相近的看法,把为学问道与富贵名利看作是两种截然相反的生活。于是,他便倡导不希翼富贵,乐于过“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的生活,并且还赞扬其弟子颜回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换句话说,这就是寂寞的境界和生存状态,而文学就需要寂寞这种境界。

然而很多人误解了“寂寞”,以为它是无奈的彷徨,是悲凉的呐喊,是;其实寂寞是一种高尚的境界,不仅是人生的境界,也是文学的境界。在诗人作家的笔下,寂寞常常也是回归自我,超脱于现实泥淖的崇高境界。文学需要寂寞,寂寞也需要文学。那么,寂寞是什么呢?在我看来,寂寞不仅表现为一种人生境界——淡泊名利、专于信念,也表现为我们与心灵对话的能力。寂寞的人固守一套原则和思想,这些原则和思想构成一个独立而稳定的参照系。寂寞的人总是习以为常地把社会现实和内在的参照系进行思考,这个过程就是与心灵对话的过程。因而寂寞的人的内心世界十分丰富,他常常有话要对自己说。国学大师王国维就认为所谓学者的三种境界中也提到了“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就反映出了文学的内在寂寞。它能使心灵的尘埃落定,使心灵保持宁静、洁净、清新和透明。这样的心灵能够让人看得更远、更清楚、更深刻,使人能够比较充分地接近真理。很难想象,污浊而喧闹的心灵能够倾听到真理的足音。寂寞的心灵不是一面镜子,只能还原俗世,它是一面透明的棱镜,能够从令人绝望的白光中分解出充满希望的七色光来。从事文学创作需要拥有这种寂寞的境界。寂寞使我们心态沉静,感觉清晰敏锐,这都是文学所必需的。功利欲、表现欲很强的人,写出来的文章常常显得浮躁,字里行间布满了自鸣得意的卖弄和星星点点的铜臭,使本来应该清纯脱俗的文学未老先衰。所以文学也需要一个人具备与心灵沟通的能力,需要内心世界的极大丰富性。我觉得,一个从来没有话想对自己说的人,无法写出深刻有力的文章,也很难成为文学家。

这样说来,寂寞就应该于我们的闲暇相联系,较少的受到外在时间的限制,能够使我们相对自由地掌控我们的时间,计划我们的时间,并且与日常生活世界保持一定距离,专于从事学术创作本身的价值,自觉自愿地以坚定的信念扑到强烈的兴趣爱好之上,是一种伟大。在现如今的社会中,学术工作自身也在发生着变化,我们创作文学的相互协作和依赖程度变得越来越高,虽然不是件坏事,但文学原本的寂寞还是要保持下来,我们需要它来检测我们的不足,需要它来升华我们的成果更需要他来陪伴着我没度过一生。众所周知,真正的文学思考离不开对学术的坚定信念执着的精神追求和淡泊名利的心态。这也正是文学需要寂寞的表现,追溯历史,我们的祖先不知在文学路上付出了多少艰辛,洒下了多少汗泪,我们需要做的为由将这智慧之花——文学,延续下去。
    所以,如果你喜欢文学,喜欢诗歌,喜欢追求人生的乐趣我觉得你要在忙于专业研究之外保留这份喜爱,你就会长一双向现代翅膀,以便从更多的角度看世界,文学可以帮助你欣赏到意外的风景。因此,只要我们有一颗懂得欣赏的心,我们的心里就会变得柔软而富有内涵我们就会在文学中感受到艺术的魅力,受到这种学术的熏陶。如果我们拥有一颗热爱文学的心灵,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的保护它,通过它我们会吸收到许多人的经验和学识,就会充满智慧。如果我们喜欢享受文学,那么我们要坚持多看书多细心观察身边的每一个细节,多去接受一下智慧的洗礼,想必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早已在人生路上辉煌了许多的时光。如果我们心中有爱,不放弃自己的梦想,一步一步地感受人世间的真爱,不管以后你面对如何艰苦的挑战,你都不会对人生感到失望。如果我们一直保持着一颗对智慧执着追求的心,在铸就人类智慧的长城过程中也会有你我的身影。

是啊。天长地久,人生有涯,我们不可以遗失这种美好­---文学,唯有它与我们相伴一生。

 

 

杨文华    09年夏广州

抱歉!评论已关闭.

×
腾讯微博